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大宗师 > 第1067章 寄生兽
    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巴山看着曾经的战士,自己曾经的兄弟,也下不去狠手。

    终于,他们用刀子抛开了那个人的胸膛,发现他的心脏上布满了这黑色的东西,黑色的线型生物将触手伸入到他所有的血管之中,而且在他的心脏上搭巢建窝,不住的收缩着。

    其实这种生物更是一种可怕的寄生物,寄生在人的体内,让你逐渐失去所有的感官和行动能力,然后在你身体里蔓延生长,吸取所有的养分。

    最后巴山他们尝试用了很多办法,最后无奈只能扔了两颗手雷解决了这个可怕的麻烦。

    吴畏注意到巴山情况不对劲,赶紧向手下吆喝,让他们拿来矿泉水还有镇定剂。

    巴山的气息忽然沉重起来,但一会儿又恢复如常。他脸上挤出生硬的笑容来,“没事儿得飞兄弟,我堂堂的巴山,怎么能够被这样的事情所打倒?这个男人现在恐怕已经死了,他的心脏上应该有一些黑色的线型生物。”

    乌医的脸色更加不好看,青一阵白一阵,这东西不是自己豢养的寄生兽吗?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而吴畏此刻也发现了不对劲,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球被挤爆一只,它从眼眶往里看去,就隐隐的有黑色的类似原油的东西,在他脑袋里面游动。

    乌医这时候主动请缨,都站了起来,手中已经赫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

    包括死神和吴畏以及巴山在内,都感觉到了乌医拿着手术刀的诡秘之处。

    这把手术刀可包含了乌医所有的心血以及知识才制成的,是集合机关制造术和蛊毒以及操兽术为一体,是乌医所有知识融会贯通的大成。

    乌医拿起那把手术刀来,对着空气虚划一下,那中年男人的衣襟瞬间爆开,一抹红光闪过只见他的胸膛被整齐的割开。

    哗啦啦,许许多多的黑色线型生物,从中年男人的体内蜂拥而出,乌医举着匕首站在那,本来是银色的匕首,此刻变得通红,如果在侧面看刀身,发现那匕首还像心脏一般在缓缓的收缩着,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大哥,我发现不对劲,这个中年男人体内的寄生兽,我曾经豢养过,只是不知道别人从哪里得到了这种东西。”

    吴畏的心忽然闪过不好的想法,能够接近乌医的,除了他,也就是军师尹忆泽了。

    而暗夜小队的其他成员都不喜欢去乌医的实验室,所以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东西。

    联想起宙斯已经回来,尹忆泽又神秘失踪却不见下落的事情,吴畏想这个尹忆泽会不会背叛了自己?

    宙斯在液晶屏幕前看着下面众多纷繁复杂的表情,尤其是当他看到吴畏那张复杂的面孔是露出了笑容,拍了拍旁边尹忆泽的肩膀,“没事儿,你不用自责,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你做的是正确的选择。”

    尹忆泽露出无奈的笑容来,话锋一转,“下面的这些人该怎么收拾?”

    宙斯将弹弓丢在一边,手中摩挲着那把昆古尼尔,目光又飘远了,他想起了奥丁来。

    曾经的奥丁是杀手界的一个传奇人物,手中的昆古尼尔更是不可一世的神器。

    当时的宙斯还不是很强大,只不过是凭一时激动,杀死了狼氏三兄弟而已。

    后来经历了种种的事情,他终于打败了奥丁,同时也把他手中的昆古尼尔夺了过来,从此昆古尼尔就成了宙斯的武器。

    其实当宙斯回来选择复仇的时候,也在担心奥丁会不会也像现在的自己一样,躲在暗处暗中观察自己呢。

    ……

    乌医决定还是先把这烂摊子收拾好,毕竟那个男人的死相实在是太恐怖了。

    吴畏能感觉到自己身后的这些手下,个个都心惊担颤的样子,毕竟他们都是情报人员,不是一线流血的工作,对于这么血腥的场面,想必也是第一次见到,所以他并没有怪罪他们。

    那中年男人的身子迅速的消瘦下来,也许是被那黑色的线型生物吸光了营养,但唯独他那颗脑袋却大的厉害,就像一只盛满水快要爆炸的气球一样。

    不过乌医一点儿都不感觉到恶心,他将手中那红色的匕首,再往前伸了一分。

    红色的匕首就好像是万兽之王一样,而那些黑色的线型生物纷纷的从中年男人的体内钻了出来,也正是那一瞬间,中年男人的身子哗啦一下碎掉了,无数的尸块儿散发着强烈的恶心气味。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捂住鼻子,就连吴畏也不意外,毕竟这样的场面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而乌医则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又变戏法似的从外面的大衣口袋中掏出一个罐子来,那黑色的线型生物,好像是受到了鼓舞一般开始纠缠在一起,互相吞噬。

    场面大约持续了十分钟,最后还剩下一个黑色的线型生物,只不过那线型生物已经长成了,小拇指般粗的大小,直径约半米之长。

    乌医把罐子丢在地上,瞬间那线形生物便主动的钻了进去。

    当吴畏的手下看到乌医把罐子若无其事的装进口袋中的时候,无一例外全部吐了。

    人天生就对这些长长软软的生物感到可怕,但乌医好像是已经克服了人类所有的恐惧般,甚至还把这东西当成宠物来豢养,真的是很可怕。

    死神的嘴角一抽搐,心中暗想,怪不得乌医找不到对象。

    而乌医阴森的看了死神一眼,后者身子一僵。

    毕竟得罪了乌医的下场,可是十分痛苦的,虽然乌医的单兵战斗能力不强,但是他会出其不意的给你下各种毒,而且对于苗疆的巫术,他也熟稔于心。

    现在的尸体已经碎成了块儿,根本就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吴畏凑上前来仔细的辨识着死者心脏的位置,发现他心脏上有一个拳头般大小的洞口。

    “没错了,就是宙斯来了。”吴畏心中暗想,这个宙斯倒是把奥丁的武器使得炉火纯青,一把昆古尼尔不知道夺走了多少人的生命。

    在这个地方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吴畏于是带着手下撤退了,而另一边尹忆泽盯着显示屏幕,紧张不安的问道,“我们为什么现在不处理掉吴畏,难道等以后他成了气候?”

    宙斯的目光充满着杀意,但是他却不能杀死吴畏,毕竟现在他们两个人的目标都是一致,那就是找五岳门算账。

    雯甜的死因和五岳门有关,而宙斯的未婚妻也是因为五岳门而死,所以他们一定要先找五岳门报完仇之后再算总账。

    ……

    这次吴畏可以说是一无所获,但同时也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宙斯真的回来了,那种伤口也只有昆古尼尔才能造成,而现在能够使用昆古尼尔的,恐怕除了宙斯也没有别人了吧,除非奥丁回来,否则宙斯那将是无敌的。

    吴畏等人再次回到了精神病院之中,不过等他刚刚进门却发现院长和一帮助手以及男护士外都紧张的在医院里面忙活着什么。

    “怎么了老院长?”吴畏此刻,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的杀伐之气,和蔼的如同阳光大男孩儿一般。

    “这个江羽真的是给我惹事儿,带他出来活动的时候,他忽然对着旁边的一位躁狂症患者说了什么,结果那孩子就发病了现在满医院的跑,我正在组织人手,要把他抓起来。”

    “那江羽呢?”

    老院长扭过头来看着吴畏,他脸上的皱纹在阳光下清晰可辨,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江羽还在她自己的病房之中,他倒没有什么事情。”

    忽然后面传来一阵喧闹之声,好几个身材魁梧的男护士,正追着一位女性在跑。

    院长激动的伸出手指,哆哆嗦嗦的指着那个奔跑的女性说,“那个躁狂症患者赶紧抓住他,要不然要出大乱子。”

    躁狂症发起病来就和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她和创伤后应激障碍还完全不同,躁狂症更加的暴力。

    除了表现之外,躁狂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和还分属于完全不同的两种类别,发病原因也不一样。

    吴畏对死神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把那个躁狂症患者给抓住。

    死神很久以来也未动手,这次更是跃跃欲试,虽然对方是一个女性,但他看来那仅仅是对手而已,没有性别的差异。

    三步并作两步,又迅速的小跑起来,很快追上了那个躁狂症患者。

    躁狂症患者一回头,那有些凌乱的长发甩了过去,她那张脸竟然如此的美丽。

    死神一路忘记了自己的任务,而那患者像疯婆子一样冲了上来,死死地扼住了死神的脖子,死神感觉到一阵窒息才反应过来,屈肘,捣向那女人的腹部。

    乌医真的怕死神搞出事来,毕竟死神一出手便招招致命,万一把这病人给打受伤那就让吴畏脸上挂不住了。

    吴畏也意识到自己这样确实有点儿过分了,赶紧想制止住死神,但没想到死神的身子就像皮球一样,被那女患者丢了出去。

    要知道,死神的体重可是将近一百公斤。

    而是那个瘦弱的女患者,看起来也不到50公斤而已,竟然将死神像丢皮球一般丢了出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