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 三七九 是谁害了你

三七九 是谁害了你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许易所经历的一个个世界,可不就是这样的么,不停的封闭,不停的天花板。

    他从没想过为何这样,现在听了张方透彻而简单的回答,简直大彻大悟。

    “张兄可听说过有人同时容纳两枚同系种子的事儿?”

    许易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张方瞪圆了眼睛,“难怪你的剑芒中火系灵力竟能在那么强大的雷霆真意下存在,原来你容纳了两枚火系种子,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张某也算开了眼界。”

    此话一说,许易顿感失望。

    张方道,“你也不必忧虑,修炼界什么样的奇葩都有,越是你这种情况,越当往荒芜边界一行,那里虽艰险邪恶,但最适合你这等恶人生存。”

    许易微微一笑,“行了,就到这里吧,张兄请回吧。”

    “什么!”

    张方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许易道,“怎么,不走还等着我留你过年?在我这儿,你我恩仇已消,至于你,爱怎么想怎么想,赶紧滚,别让我又改变主意。”

    蹭的一下,张方身影消失无踪。

    “你这又是何必,让我吞了他的尸气,说不定能挖出更多的秘密,他和韩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肯定大有可挖。”

    荒魅传出意念道。

    许易道,“不挖了,这个姓张的并不惹我讨厌,我现在是有良知的人了,事情不想做绝了。”

    听了这话,荒魅险些陷入昏迷,你有良知,你什么心眼没动,你是稻草也要榨出二两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为自己在荒芜边界,埋一颗钉子,物尽其用到这等成都,就问还有谁?

    许易话音方落,一道声音传来,“当心韩琦,能做到妖主的位子上,绝非一般的四种子修士。他能动用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

    正是张方传音。

    “看,我说人心都是肉长的吧。”

    许易喟叹道。

    荒魅腹诽道,“别人的心是肉长的,你的心是庚铁浇筑的蜂房。”口上却还是道,“他说的不错,妖主能动用的体量太大,不说妖主,一个庞道君在碧游学宫的势力,你可见了?那是体制的力量啊。”

    许易深以为然,他自然不会掉以轻心。

    不过,目前,他还顾不韩琦,他有重要的事要办,那便是钻研九转成圣诀新浮现的功法“定元术”,此套神通极为强大,光看全篇功法的纲目,他便忍不住激动。

    岂料,他这边才做好闭关事宜,如意珠有了动静儿。

    催开禁制,传来消息的竟是熊北冥,此君在碧游学宫世界,和他作别后,就入了昆仑墟,去寻觅属于自己的机缘,一晃数年都没有消息了,今日却传消息来,能传消息来,说明此君已经出来碧游学宫世界,来到了西洲。

    果然,熊北冥说就在距祖廷不过千里的东流岛,急急说了事由,许易不敢怠慢,连忙赶了过去。

    就在许易离开洞府,朝东流岛赶去之际,祖廷和教宗交界山脉寒山主脉的顶峰雪岭上,一场周流星位聚灵禁法,正在举行。

    施法之人,正是自称闭关的钦天监正宋元。

    整套周流星位聚灵禁法,所需要的能量和资源,几乎是天量,有文字记载以来,这样的禁阵,也没激发过几次。

    此番,要求用此绝版禁阵聚灵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祖廷五大妖主之一的韩琦韩妖主。

    他要聚的正是他独子韩兵之灵。

    韩兵已死,连尸气都已飘散,神胎灭亡,哪里还有灵可聚。

    而此套禁阵的妙处,就在于引动星辰之力,搜罗大千,勾连出一缕残魂,让魂飞魄散的逝者,和生者再见最后一面。

    然而,因为勾连而来的只是一缕残魂,很可能已经失去了逻辑和记忆。

    为了最大程度的保留亡者的生前的记忆,所以布阵地点才选择了这雪岭,此处正是韩兵约见梅花七谈判之所,也是他生死魂灭之地。

    极大的代价,换来的可能是无效沟通,所以,此禁法才罕有人布置。

    这些缺点,宋元再三提及,韩琦却要一意孤行,宋元也只有领命而行。

    此刻,五枚珍贵的五系天品灵石,正摆在一个用无数秘宝雕刻出的印有繁复禁咒花纹的阵盘上,满头大汗的宋元,盘膝坐地,调息理气了足有一个时辰,起身观望天向,忽的,北斗星的勺柄刺破云层,显露出来,宋元精神一震,“妖主大人,可以开始了。”

    韩琦深吸一口气,挥掌朝阵盘击出一道灵力,滚滚灵力如江河灌海,一点点点亮阵盘。

    转瞬,已是近一个时辰,以韩琦的修为,也忍不住身子发颤,眉头凝出一层细密的水珠。

    终于,阵盘的中心也被点亮,韩琦身子晃了几晃,强忍着没有摔倒,便在这时,五枚五系天品灵石,同时迸发出剧烈的光芒,下一瞬,竟熊熊燃烧起来。

    阵盘和灵石炽烈的光亮,几乎只维持了一瞬,便即暗灭。

    却有数道光柱直冲天际,本来星斗明亮的天空,忽然完全黑寂,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整个天象剧变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工夫,才归于宁静,夜色越发清幽,无边的黑暗中,似乎有凄凉在肆意地生长。

    宋元麻利地取出一块银色的细布,铺在地上,又点燃一株安魂香,不多时,袅袅香烟竟要聚成一个人形,那人形极不稳定,飘飘浮浮,似乎随时都要溃散。

    “兵儿,是你么?”

    韩琦轻声呼唤,饶是以他的心智坚韧,已经带了哭腔。

    他才出声,那道飘摇的人形立时溃散,宋元打出一道法力,化作护罩,将那人形勉强维持住,“妖主大人,血脉。”

    韩琦猛地撤开衣衫,心口破出一滴暗黑的心血,宋元将那心血摄入,直接打入护罩内,那飘摇的人形终于安稳,形象也越发清晰起来,正是韩兵模样,小人儿望向韩琦的眼神熟悉中带着无尽的迷惘。

    “时间不多了,妖主大人,抓紧时间。”

    宋元急声道。

    韩琦道,“兵儿,是谁害了你,是谁害了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