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求魔问道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可告人的秘密

作品:求魔问道 作者:苍原狼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从小就被送到这里来了吗……”叶凌宇喃喃自语。

    至少在现在的大陆上,这种事情也屡见不鲜了。

    “你也去挖过海心玉吧。”叶凌宇随口问。

    无颜螓首轻点:“刚来的几年他们也让我去挖,不过我力气没其他人大,那个时候三天两头完不成任务。好几次被饿晕过去,后来渐渐的,他们觉得我不适合干那种重活,就让我来照顾伤员。”

    “你手上的青斑也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吧。”叶凌宇盯着她的手上。

    无颜脸色顿时有些黯然,把袖子往下拉了拉,尽可能挡住手上的青斑,然后埋了埋脑袋。

    她自己心里其实也清楚,这些东西就是死亡的证明。在这里呆的这些年,她见过很多人来来去去,身上出现青斑的人,就意味着没有几年好活了。

    其实在黑崖商会的众多奴隶营中,唯独这个奴隶营是最容易死人的。所以很多快要死了的,或者冥顽不灵的,总之派不上什么用场的,大都是拉到这儿来。

    无颜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也许再有一年,或者两年,她也会步那些人的后尘。

    “好了,你别管这些了,你快把东西吃了吧。”无颜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聊,把清淡的米粥一勺一勺喂给叶凌宇吃,“还有,每次发放的净心液,那东西很珍贵的。你若是想活着,说什么都要拿到手。”

    “好,我知道了。”叶凌宇道。

    米粥就一小碗,没用多久,无颜就全部喂给了叶凌宇。

    这种东西实在是太过清淡,说实话连充饱都做不到。不过叶凌宇能猜得到,在奴隶营,所有人吃的多半都是这东西。

    无颜有些不舍地看了看碗,随即释怀般笑笑。

    “呃,我把你的东西吃了,你怎么办?”叶凌宇这才反应过来。在奴隶营, 没人每天好像只有一顿饭。若是没吃上,就意味着要饿一天的肚子。

    武者倒是无所谓,但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若是饿上一天,那感觉绝对不好受。

    无颜摇摇头,咧嘴一笑:“没事的,我早就吃过了。”

    刚刚说完,肚子咕噜一声。

    她脖子立马红了,捂着肚子连忙撇过头去。

    叶凌宇咧了咧嘴角,拍了拍怀里。小黑立马从怀里递了根肉干出来。

    在他乾坤戒里,这种能够长期储存的干粮他带了不少。

    “你吃不吃这个?”叶凌宇递了过去。

    无颜先是一阵疑惑,但接过来一看,眼睛顿时瞪圆了:“这是……肉?”

    “难不成你长这么大,连肉都没吃过?”

    这种事放在别的地方应该不可能,但放在奴隶营还真没准,特别是从小就活在奴隶营中的人。

    无颜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这……这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区区的肉而已,对外面的人来说应该算不得什么,可是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这种东西,就显得太过奢侈了。

    甚至有好多从出生起就被送到奴隶营的人,一辈子可能都不知道肉是什么滋味。所谓的奴隶营,就是这样的地方。

    叶凌宇没有多说,又伸手抓了一大把出来,通通塞进无颜怀里。然后指了指她的嘴巴:“张嘴。”

    无颜眨眨眼,乖乖把嘴巴张开。

    叶凌宇把一颗丹药塞进了她嘴里。

    “这是火髓丹,海心玉的毒性是寒毒的一种,一颗火髓丹就能全部清除了。”

    海心玉的毒,对凡人来说是无解之毒,但对叶凌宇而言,那不过是一颗三品的火髓丹就能解决的事。

    可是这对无颜来说,却是再珍贵不过。

    她眼睛瞪得溜圆,半天没有回过神。在奴隶营这样的地方,甚至连肉的味道都没尝过,更别说是丹药。

    至于他们喝的净心液,那不过是几种药材煮出来的药水。丹药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就是一辈子不可能触及到的存在。

    她不明白叶凌宇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些,一般被带到奴隶营来的人,身上的东西会被通通收缴,根本不会有什么珍贵之物。

    丹药下肚,她愣愣地低下头,打量自己的双手。

    手上的青斑,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这些在她身上积蓄了数年的毒性,竟然在一颗丹药的效果下,在被尽数清除。

    “这……我这是怎么了?”她眼中一半惊惶一半惊喜。

    仅仅不到十息的时间,那些淤积在她身上的青斑,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她一遍遍摸着自己的双手,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就在刚刚,她还以为自己没有几年好活了,可……

    “你也给了我吃的,我也帮了你,这样我们就算两清了。”叶凌宇笑着说。

    两清?这哪里是什么两清,他给叶凌宇的不过是碗米粥,可叶凌宇给她的,却是救命之恩。

    然后叶凌宇就看见她一溜小跑跑到墙角处,偷偷的搬开地上几块石头,翻出了一个小木盒。

    木盒打开,竟然是一盒颜料。也不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也有可能是她自己调配的。

    只见她用一块软布在里面沾了几种颜色,在身上抹抹画画,然后又赶紧把木盒藏好。

    等她再次跑回来的时候,她身上那些消失的青斑居然又回来了。有些地方显得肿胀,应该是贴了兽皮一类的东西。如果不是叶凌宇亲眼看见她做这些小动作,根本不会知道她这些是自己弄出来的。

    至少用肉眼看,根本看不出来异常,跟真正的青斑简直一模一样。

    “你……”叶凌宇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形容的话。

    这该说是神乎其技吧,根本不用灵器,单是用颜料涂涂抹抹,贴点假的兽皮,居然就变成这种样子了。

    连叶凌宇都一时间分辨不出来,更何况是别的人。

    无颜低着脑袋:“要是被他们看出来我身上没了青斑,会有麻烦的……那个,你能不能帮我保密?”

    她说得小心翼翼,生怕叶凌宇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叶凌宇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我不说,我不会说出去。”

    一边说着,一边紧盯着她脸上那些烧伤猛瞧。她这易容的手法简直太娴熟了,分明不是第一次做,如果她能伪造这些青斑,那她脸上那些烧伤该不会也是……

    无颜连忙把脸侧了过去,眼皮不停地砸吧着,声音细弱蚊蝇:“我……这是我小时候跟一位姐姐学的,她对我说,女子不像男子那般有力气,但也得学会保护自己的方法……”

    她声音越来越小,到后来根本就听不见了。

    叶凌宇连忙清了清嗓子,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什么也没见到。

    对他的承诺,无颜也没怀疑。叶凌宇连丹药都给了她,她从内心上也自然对叶凌宇多了一分信任。

    在无颜的照顾下,就这么休息了一夜。直到第二日,叶凌宇才从她房间离开。

    提着竹篓重新回到昨日的洞穴,虽说休息一夜,勉强恢复了些,但依旧浑身剧痛难耐。

    无法动用灵力,就没办法催动丹田里的菩提莲。想要让菩提莲自己去净化天道之力,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只是叶凌宇自己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这么僵持下去。

    来到洞窟里,在洞壁上敲敲打打,显得漫不经心。

    而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背后立马有脚步声逼近过来。

    那是长靴踩踏着碎石的声音,在这种地方,苦力是几乎不会有长靴可以穿的。

    “喂,你小子,给我转过来!”背后传来个恶狠狠的喊声。

    叶凌宇一听就知道是昨日的那人。

    果不其然,回首过后立马就见到一个提着长鞭的武者,刚好就是昨日动手的那名。

    那武者上上下下打量叶凌宇全身:“看不出来,你小子身体还挺硬朗的。昨日见你流了这么多血,还以为你活不过昨晚,今天居然还能回来干活,我小看你了。”

    叶凌宇闭口不答,管他说什么,都当他在放屁。

    “你小子是哑巴了还是聋了?老子在问你话你听不见吗?”那武者长鞭一扬。

    “你昨天不是让我当个哑巴吗?”叶凌宇不屑一顾。

    “你还敢顶嘴了?”武者勃然大怒,昨天叶凌宇当众顶撞他,他心情就不好,今天这家伙居然还敢嘴硬。

    想也不想,扬起鞭子就是一下抽下去。

    啪的一声脆响回荡在洞穴里,鞭梢狠狠抽在了叶凌宇的身上。

    这次叶凌宇没有反抗,鞭梢闪电般划过,一举将他衣服撕开一条大口。

    叶凌宇皱了皱眉,虽说一两记鞭子对他没有大碍,但他眼下体内力量四窜,搞不好一鞭子下去就会失控。

    “小子,我今天就让你长长记性。这个地方,我说的话就是天理,今天老子就算把你打死了,那也是你自找的。”

    说着,手中鞭子再次扬起,狠狠一鞭子朝着叶凌宇抽了过去。

    “住手!不要!”

    就在鞭子落下的瞬间,一声娇呼传来。随着鞭子落在叶凌宇的身上,只见一道身影突然扑了过来。

    这一幕让所有人措手不及,其中也包括叶凌宇。只见那道身影一下子扑到了叶凌宇身上,叶凌宇毫无防备之下被扑得一个趔趄。

    “无颜?你怎么来了。”叶凌宇盯着那个扑来的少女。

    见她眸子中透着担忧,叶凌宇隐约能猜到,她应该是担心自己的伤势,才过来看看,刚好就看见了刚刚的这一幕。

    “嗯?又是你这个丑女人!”那武者气不打一处来。

    “这位大人,他还有伤在身,恳请您放他一马。”无颜请求。

    虽然没有在矿洞中干活,但无颜的身份到底还是一介奴隶。她在这种时候对看守提出请求,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也是一种忤逆。

    在这种地方,身为奴隶的人,又何尝有过请求的资格。

    还不等无颜的话音落下,那武者眼睛一瞪,上前就是一脚踹在了她的身上。

    无颜只是没有修炼的普通人,岂能抗衡这股力量,一声嘤咛倒飞而出,在地上连滚了好几圈才停下。

    “丑女人,凭你也来管我的事?你要死我可以送你一程,你不是懂算命吗?有本事你算算看,看你和这臭小子怎么死的!”大概是连番被人顶撞,那武者歇斯底里,眼中杀意流露。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