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一品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召唤大佬 > 第六十六章不计前嫌须弥高僧

第六十六章不计前嫌须弥高僧

作品:召唤大佬 作者:废纸桥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出手的自然是燕北仇。

    此人性烈如火,嫉恶如仇,虽然不过是林溪的寥寥数语。

    但是结合前后关系,以及观月真人的态度,他已经自行脑补了全部过程。

    此刻这一剑,来的自然是又急又凶又猛。

    观月真人也没想到,这燕北仇居然就这么动手了,反应不及之下,只是勉强给自己瞬间加持了一道护身咒。

    虽然是低阶术法,但是元神真人用来,自然也是威力不俗。

    只是面对的却是燕北仇含愤一击,古而那护身咒形成的保护,顷刻便碎。

    剑势刚猛,势大力沉。

    虽然不显任何异象,却是已然将劲道全都凝聚于剑锋之上。

    观月真人无奈之下,以自身洞箫法宝直接抵挡。

    那与观月真人相伴数百年的洞箫,在燕北仇的剑下,亦无法抵挡多久。

    炸碎之后,剑锋余力,依旧冲向观月真人。

    观月真人急忙躲闪之下,虽然未曾被巨剑直接击中,霸道、凛冽的剑气,却已然刺入了他的躯体,在他的周身经脉中游走。

    噗!

    观月真人口吐着夹杂剑气的淤血,面色青白交织的看着燕北仇。

    “燕北仇!此地是天音阁,你敢放肆?”与观月真人素来交好的云海真人,手持着古埙,已经挡在了燕北仇面前,阻止他继续挥剑劈向观月真人。

    “哈哈!天音阁?也不打听一下我燕北仇是什么人,漫说是你天音阁,即便是天下音修圣地九霄琳琅宗,我燕北仇看不过眼,依旧敢拔剑。”

    “观月贼徒,为一己之私,害人性命不止,连魂魄也不放过,此等行径,何以论为正道?不杀之不足以平我燕某之愤!”燕北仇剑气冲宵,周围已经隐隐结阵的众多天音阁弟子,纷纷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即便是同为元神真人,闻名整个青宵界的剑侠和只是坐地虎的一派尊长,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林溪在一旁,看的很爽。

    虽然他并不是须弥,虽然当初因为观月真人之举动,他获得了极大的好处。

    但是,若是站在须弥的角度去看,那么一切又都十分的憋屈。

    如今见到观月真人被燕北仇追砍如狗,林溪心中也有小小的痛快。

    不过,他还是得站出来,阻止闹剧继续。

    毕竟,天音阁如果这个时候就散了,林溪拿什么去坑那些换皮婆婆招来的三山五岳大妖魔?

    坑不到人,他谈什么继续收割负面情绪?

    “阿弥陀佛!贫僧谢过三位施主的正义执言。观月真人虽然有罪,贫僧身为佛门中人,也难以用大慈悲之心,宽恕于他。但是···这天音阁的满山弟子,却是无辜的,若是这般斗下去,只会被妖魔所趁···。”林溪一面说着,一面面露苦涩。

    娥黄仙子一脸动容的看着林溪,然后唏嘘道:“小和尚!你不必如此委屈,有咱们在,天音阁保得住,这观月真人···也必须受到惩罚。”

    就连一直表情淡然的老君观天师,小脸上也露出一抹微笑:“和尚倒是好心胸,原以为你别有所图,如今看来···却是老道起了小人之心。”

    随后这位天师目光一扫,看了看天音阁的四位真人,随后问道:“天音阁立派数千年,一直秉持正道而行,当年与我老君观,也算是有些香火情分。如今老道便逾矩问上一句···自今日往后,天音阁是否还愿走那正道光明之路?”

    云海真人看了看自己的几位同门师兄弟,代替众人回答道:“天音阁自然是正道,天师何出此问?”

    小天师小脸紧绷,满脸严肃道:“既是正道,那便需以正道行事,错了认,认就要改,若不能改,便要受罚,老道说的可对?”

    燕北仇虽剑道修为通天,当世可称前十。

    但所持不过是自身武力。

    而老君观的天师,为当今青宵界道门领袖之一,他若不认可天音阁为正道门派。

    从此只怕便再不为正道所容。

    今日前来驰援的正道修士,便该散去一大半。

    别问为什么,天师、燕北仇、娥黄仙子三人,愿意为了区区一个‘小和尚’的情爱之事,做到这般份上。

    毕竟从单纯利益角度出发,为了一个已经发生的不幸,和一个正道宗门决裂,怎么想也不是很划算。

    然而这世上之事,非是就此而论。

    利益虽是主流话题,但是永远也不能因为自己向往利益,而否定存在一些令人心折的价值观。

    正道之中,自然多有伪善之辈,藏污纳垢。

    但是正道被称之为正道,绝不仅仅因为只有伪善之辈,这其中必然还是有一心为公,满腔正义者。

    观月真人推开搀扶自己的弟子,神情已经逐渐恢复了原本的镇定。

    虽然···还是有更加汹涌的恶意,朝着林溪涌过去。

    林溪甚至觉得,除非他吞了观月真人的灵魂,否则不可能再比现在从他身上获得的好处更多了。

    “天师意如何惩罚我?”

    “杀了我,让我给那女子赔罪吗?”观月真人的声音中夹杂着难以抒发的怒火。

    强权、实力、势力,他当初就是凭借这些,肆意的操纵、戏耍甚至观赏着须弥和红蜡的爱情,引导着他们的人生。

    而现在,他却同样面对命运无法自控的状况。

    “真人言重了,老道并非霸道之辈,怎会如此?只需真人自斩三寸元神,然后炼成元神真符,送给这和尚,此物虽无法挽回他心中所爱,但是也算是寥以补偿了。”小天师说道。

    观月真人闻言,咬着牙,怒意在身上涌动,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元神真人,最重要的就是元神。

    即便是肉身陨灭了,只要元神无碍,就能转世重修或者直接夺舍再存。

    倘若元神受损,则是真正的重伤。

    寻常元神修士,即便是元神大成,也不过区区九尺元神。

    观月真人初入元神境界,修行数十年元神不过二尺有余,斩了三寸,就等于废掉了他近百年修行,要想重修回来,还不知多久。

    更麻烦的是,这等自残元神的行径,可能导致元神崩溃,走火入魔。

    “如此···观月谨遵天师法旨!”观月真人挣扎片刻,面对天师那淡漠的双眸,只能低头道。

    言语之中,已然没有了认错之意,更多的是面对强权的屈服。

    更加汹涌的恶意,朝着林溪而来。

    林溪···被天音阁的恶意狂潮包围了···。
推荐阅读: